基于现实的想象:甘露之变与大明宫(下)
热文

基于现实的想象:甘露之变与大明宫(下)

2019年10月09日 10:10:08
来源:大唐星沙日记

大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这天,并非冬至这样的大日子,也非初一、十五,皇帝早朝依例在大明宫中部的紫宸殿举行。

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表现异于平时,他没有如常报平安,而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向皇帝报告说,左金吾仗院发现了甘露。

甘露假如真实存在的话,确为皇朝大瑞,至少要召唤史官将这事儿载入史册,皇帝若是好事之辈,甚至可能就此改元,大赦天下,所以丝毫鲁莽不得。

为了确认这一点,文宗率文武百官从紫宸殿起驾,穿过南边的宣政殿,前往距离左金吾院最近的含元殿,命令宰相李训等人先行前去查看。

这事儿就是李训一手策划的,他的目的是想将宦官骗入左金吾仗院,自己当然不会以身涉险,于是回到含元殿汇报说,和官员们一起鉴定过了,恐怕不是真正的甘露,还是别对外公布算了,以免天下为了这个假甘露纷纷道贺。

戏要不要继续演下去,全看文宗皇帝,文宗假装不相信李训的话,说“哪有这事儿”,命令神策军左、右中尉仇士良、鱼志弘带着宦官们前往左仗院看个究竟。

古典小说里不乏“摔杯为号”的故事,之所以用摔杯这种有冲击力的方式,并不纯是为了表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更重要的是听个响儿,因为当时信息传递不通畅,目力所及之外,就需要人来传递信息。从含元殿到左金吾仗院,撑死不过几百米,文宗和李训守在含元殿,那么左金吾仗院的行动总指挥,都在韩约一个人手上了。

韩约本是武将,金吾院又是他的地盘,杀几个宦官完全不算事,可对方毕竟是名震天下的神策军中尉,韩约有点慌神,紧张到出汗发抖的地步,仇士良还很奇怪地问他:“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如果韩约镇定一点,抱着宁死不屈的决心和仇士良拼个你死我活,密谋也就成功了,天不凑巧,此时一阵风吹过,帘幕被风掀开,仇士良看到幕后的兵士手持武器,又听到兵仗碰撞的金属声,顿时明白过来,赶紧往门外撤退。左金吾仗院守门的卫士准备关门,仇士良一声怒斥,守门人手一软,这门就没关上,仇士良和鱼志弘立马从院子里逃了出来。

这两位在宫中久经历练,生死关头的应变能力可谓一流,他们急匆匆登上含元殿,二话不说,先把皇帝抢在手里,往软轿子上一丢,抬着就往后宫跑。李训一看见宦官上殿,知道事情不济,一面呼叫金吾卫兵士动手杀人,一面强行攀扯皇帝坐的软舆,这时韩约率金吾卫士兵,代理京兆尹罗立言率领的巡卒,还有御史中丞李孝本召集的御史台从人,三路人马纷纷杀到,乱成一团,打杀在场的宦官。

可能是场面太过混乱,三拨人马居然任由仇士良等人带着皇帝逃走,李训还一直攀扯着皇帝的轿子,一名宦官顾不上宰相不宰相,当场痛击李训,李训瘫倒在地上,宦官们裹挟文宗撤入宣政殿前的宣政门,大门一关,山呼万岁,文武官员纷纷逃离现场,逃过一劫的宦官们惊魂未定,仇士良等人现在明白了,眼前这位皇帝才是真正想置他们于死地的主谋,激愤之下说出的话有多难听,恐怕也就文宗自己知道了。

李训让身边的吏员脱下绿色官府,换了衣服之后,他偷偷溜出宫门去了,另外几位宰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回中书省,等着皇帝下一步的意见。

仇士良和鱼志弘立马展开了血腥报复。

在他们的命令下,左右神策军副使各率五百禁兵,持械从宣政殿旁的左右閤门冲出,逢人就杀,宰相王涯等人在政事堂吃午饭,闻讯立马往宫外逃。在大明宫办公的中书省、门下省、御史台官员,还有金吾卫兵卒们来得及的就逃,来不及的被杀死,宣政殿以南的办公区域内,顿成修罗场。

进入大明宫内做买卖的商贩——是的,大明宫里头还有人卖东西,你可以想象官员们上朝时,道路两侧叫喊“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花生八宝粥”的声音,然而不少商贩因为逃亡不及,也惨死在神策军刀下。

接下来,整个京师都陷入慌乱之中,缇骑四出,参与密谋的郭行馀、罗立言、王璠、舒元舆,事先可能并不知情的宰相王涯、贾餗,都在京城被抓捕,御史中丞李孝本逃到咸阳之后被拿获,首谋李训跑得最快,他原打算去凤翔投奔郑注,后来也被捉住,为免受辱,他死前还不忘玩个小计谋,哄着护送的军士先将他斩首。

神策军首领仇士良对这些人恨之入骨,李训已死,其他人都送到皇城西南边的独柳树下腰斩,亲属无论老幼悉数杀死,妇女没为官婢,偶尔有一些逃脱的,只能躲到昭义节度使刘从谏那里渡劫。

李训发动金吾卫谋杀宦官时,还是提前通知了在凤翔的郑注,郑注带着五百亲兵开拔赴京师,到了扶风,县令知道郑注来路不正,不但不帮着搞后勤保障,还带着手下跑掉了,得知李训计划失败,郑注又跑回了凤翔。接到仇士良等人的密令,凤翔监军张仲清搞了一个小规模的“甘露之变”,以喝茶的名义诱骗郑注进了屋子,当场将他杀死,郑注心腹千余人悉数被杀。

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大概深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他就躲在皇城南边不远的崇义坊,最后也被神策军搜了出来处斩。

至此,宦官统领的神策军控制了整个局势,文宗一直软禁到死,四面皆敌,他在宫中的日子有多难过,可想而知。从此之后,“天下事皆决于北司,宰相行文书而已。”

复盘整个甘露之变,结合大明宫地形,可见地处中部的宣政殿是个关键所在,宣政殿以南实际上为举行典礼,及中书、门下、御史台等机构的行政场所,通常由金吾卫负责,自宣政门往北,则由神策禁军接管,文宗为了扫清宦官,不得不和李训合谋,玩了这出“甘露祥瑞”的计谋,从技术角度说,中外隔绝导致的指挥失灵,最终葬送了一干大臣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