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谣:四川话当年因一票之差未当选普通话?假的
热文

辟谣:四川话当年因一票之差未当选普通话?假的

2019年09月10日 16:07:54
来源:马也

【导言】多年以来,网络上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四川话当年差一票当选普通话。”当然,除了“四川话险当选普通话”的传言外,民间还有粤语、陕西话等版本。这些传说哪个是真的,或者说这些段子背后又有多少“空穴来风”,并非全然不实呢?

●有传闻: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 成都话差一票未成普通话

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上,与会者就普通话的方言基础产生了激烈争论,最后,大会决定采用投票办法,从覆盖汉语区的15种主要方言中,选出一个作为普通话的基础方言。

当时的投票结果是:北京官话(以北京官话为基础方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52票位居榜首;西南官话(以西南官话为基础方言,以成都语音为标准音)获51票,以一票之差名落孙山。(本文摘自:《大地》,原题:现代“普通话”标准是怎样确定的呢,作者:朱中原)

●另一说:民国成立之初 粤语一票之差未成为普通话

当年辛亥革命成功民国建立之初,粤语一票之差成为国语(普通话)。而且有鼻子有眼地说,当时在国会内订立国语时,要求粤语成为中国国语的呼声相当高。

当时广东籍议员掌握了过半数议席,粤语成为国语理应不成问题;惟孙中山虑及中国之统一问题,逐一向议员游说以汉语北方话作为国语。最终,粤语以一票之差(一说为三票)败北,汉语北方话成为中华民国国语。(文章摘自:光明网,原题:民国初年――哪种方言“差一票”成为国语,作者:徐贵祥)

●还有言:1949年后洛阳话陕西话就差一票成普通话

著名作家王蒙讲了这么一个段子:普通话是1949年以后的官方政策,所以有的人甚至于把普通话说成是官话,但是这个更早就是更开始就是国语,这个普通话继承的就是国语,中间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国语那是在民国的时期。

最好玩儿的是,我去过好几个地方,我去洛阳,洛阳人跟我说,说当时讨论这个国语的时候,这当然还是国民政府的时候呢。当时侯选的一个是北京话,一个是洛阳话,我们洛阳话就差一票,如果要是洛阳话胜了呢,咱们现在要说普通话就得是另一个……然后我又到了陕西,陕西又有人跟我说,说当时这个确定国语的时候,侯选两个话一个是北京话,一个是陕西话,说我们就差一票。”(本文摘自:2009年6月2日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节目)

●辟谣传:清代普通话就以北京话为准 从没搞过投票选举

科普作家方舟子曾在微博辟谣称,“国语”从清朝起就是以京音为准的北方官话,没搞过投票选举。 方舟子说,“1909年清政府把官话称为‘国语’。民国沿用。”

他介绍,“民国二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开过一次国语读音统一会,以北京音为主,兼顾南北,对每个字读音各省代表逐一投票表决,也许有过某字某地读法差一票,就传成了咱的方言差点成国语。” (本文摘自《四川天府早报》,原题:四川话当年差一票当选普通话?“国语”清末就定了,作者:肖小波)

●看真相:1728年北京话成普通话 一直沿用至今

1728年,雍正皇帝确定北京官话为官方用语,其地位便迅速抬升。到清末和民国初年,北京官话成为在全国范围内最流通最广的语言。1913年民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读音统一会,会议不再执着于以哪种方言或官话为标准音,依照清代李光地《音韵阐微》中的常用字审定了6500多个字的标准读音,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老国音”。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长达6年的反复研究和群众讨论,最终于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正式确定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本文摘自:《看历史》2010年04期,原题:“普通话”的诞生,作者:李远江)

【笔者说】综上可知,包括所谓“当年四川话只差一票就成了普通话”的各种版本的段子,都只是一种谣传,一个毫无恶意的民间传说而已。

我们理解操持这各种方言的人们善良的制造、信仰这些带着乡土情结的谣言的初衷,但史实就是事实,不容篡改,使谬言流传,不是为实求真的治学态度。

【历史的花边】



●抗战时鲜为人知的五千翻译员:把四川话当英语听

1944年初,中国军队中翻译人员奇缺。为了应对形势,国民政府发布命令,从在渝的中央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重庆大学等几所著名大学中征召应届毕业生充当译员。

重庆译员训练班是典型的美式强化训练,经6周集中培训方可被派遣到军队。当时训练之紧张,令译员们晕头转向。“有一天听隔壁两个人吵架,结果一句没听懂,后来才意识到,这两位说的是地道的四川话,我当英语听了。”学员张良皋笑道。(本文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11年第11期,作者:杨敏,原题:《抗战中的五千译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