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期光回忆:刘伯承粟裕都请彭德怀转信有何不同遭遇
热文

钟期光回忆:刘伯承粟裕都请彭德怀转信有何不同遭遇

2019年09月09日 10:29:14
来源:掌上风云

原题:老部下钟期光回忆:刘伯承粟裕都请彭德怀转信有何不同遭遇?

    张雄文

    1954年10月,粟裕经毛泽东力排众议,亲自提名出任总参谋长后,与军委常务副主席彭德怀成为直接上下级。

    由于年龄与作战指挥经历的差异,彭德怀不仅与粟裕在一些战略见解上有意见分歧,加上性情较为暴燥,对粟裕本人也往往出言不逊。当粟裕在上报的文件上写“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字样时,彭德怀都大发脾气,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注释)

    彭德怀的直接上级是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粟裕按照工作惯例与毛泽东的要求,重大事情必须报毛泽东,他的“彭副主席并转呈中央、主席”写法无疑既尊重了彭德怀,又符合原则要求,自然无可厚非。彭德怀发火,只能说是他个人性格的欠缺,也是他后来悲剧的根源之一。至于他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更是与其长期的统帅身份不符,有些有意刁难的意味了。

    无独有偶。与粟裕同在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遭彭德怀等人错误批判的刘伯承,之前担任军事学院院长,在给军委与毛泽东的报告时,也是和粟裕一样处理抬头的。

    时为军事学院政委的钟期光回忆说:“刘帅对彭帅非常尊敬。他给军委和毛主席的定期综合报告,每次都要写明‘请彭副主席转交’,从不越权办事。”(注释)

null

钟期光上将

    刘伯承显然出于与粟裕同样的考虑,既尊重彭德怀,又符合隔一层上报的工作原则。

    刘伯承到底是元帅,与彭德怀军衔级别相同,收到这样的文件后,彭德怀不曾发火说“我不是你的通讯员”,但结局却与粟裕惊人的相似,都成为第一批被打到的高级将领。

    钟期光认为,当年的“反对教条主义”运动,带有明显的党内军内政治斗争的色彩,而彭德怀难辞其咎。他说:“对这场运动的发动与总结,军委常务副主席、国防部长彭德怀同志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彭德怀元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与军事家。他后来遭受的极不公正的待遇成为千古奇冤。他的整个一生是光辉而悲壮的。但在“反对教条主义”问题上,是令人遗憾的。”

   “彭帅1957年春去军事学院检查工作并结论为“教条主义相当严重”,既不符合事实,又是背着刘帅的一次严重政治打击,成为这场运动的直接理论根据之一。如此重大问题,事先事后均未与刘帅通气,急速报告毛主席,……参与发动了“反对教条主义”的政治运动,开展了全军性的“两条建军路线”的斗争,迫使重病在身的刘帅进京检讨。这些做法显然是不妥的。”

    对有些人为尊者讳,有意歪曲真相,将“反教条主义”的主要责任推到林彪身上的现象,钟期光也作了有力地驳斥。他说:“林彪在军委扩大会上的煽风点火和捏造诬陷,并在1959年批判彭德怀同志时说:‘反对教条主义’是他向毛主席出的主意,是他的‘功劳’;他后来将这一运动推向极端,其动机目的是一目了然的。但当时的林彪还没有主持军委的全面工作。”

    出生于湖南平江的钟期光,是彭德怀的老部下,早年即和他打交道。1928年3月,时任中国工农革命军平(江)湘(阴)岳(阳)游击总队党代表的钟期光,参与发动平江暴动后,又护送滕代远进平江县城与彭德怀共举起义大计,并很快爆发了著名的平江起义。

    起义成功后,组建以彭德怀为军长的红五军(党代表滕代远),钟期光则担任平江县委组织部长,随即兼军事部长。1930年7月,钟期光又担任过红五军的秘书长,参与组织红五军攻打长沙的战斗。

    他晚年之所以在回忆录中写出彭德怀在“反教条主义”的主要责任,显然不是对彭德怀缺乏个人感情,而是一个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表现,也是回忆录“不虚美,不隐恶”的最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