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盛鸿:上海“八•一三”抗战怎么打起来的?
热文

经盛鸿:上海“八•一三”抗战怎么打起来的?

2019年08月13日 10:08:48
来源:经盛鸿史话

上海“八•一三”抗战怎么打起来的?

                                              经盛鸿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许,上海。市中心繁华的英、法两租界,人来车往,由于近日大量难民拥入,更显得嘈杂、拥挤、混乱。然而,在华界地区的大小街道,却行人稀少,戒备森严,显得寂寞而紧张。

   一个多月前,1937年7月7日,北方燃起卢沟桥战火,日军在卢沟桥与宛平城野蛮挑衅;7月8日,日军对宛平城与卢沟桥地区中国守军疯狂进攻。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将士坚决抵抗,浴血奋战。

1937年7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日寇进攻卢沟桥通电》,紧急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冯治安部的英勇抗战,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华北当局与国土共存之宣言,我们要求宋哲元将军立刻动员全部二十九军开赴前线应战。我们要求南京中央政府切实援助第二十九军。我们的口号是武装保卫平、津,武装保卫华北,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号召“全国上下应该立刻放弃任何与日寇和平苟安的希望与估计”,“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

全国各地的广大民众,爱国热情高涨,迅速掀起抗日救亡、支援二十九军作战的热潮!

1937年7月底,北平、天津相继陷落,给上海等中国南方地区也蒙上了战争的浓重阴影。

有爱国心的广大中国军民强压着胸中的怒火,期盼着给穷凶极恶、贪得无厌的日本侵略军以强大的反击。

   这样的日子终于到来了!1937年8月13日,中国军民发出怒吼!

(一)国共共商抗日大计

就在八一三抗战爆发前十数日,在北平、天津相继陷落后,1937年8月初,为了研究与确立对日的方针与最高国策,统一全国上层人物的思想,南京国民政府决定召集全国的党、政、军要人与各地军政首脑,包括曾长期对立的国民党内各派系首领以及中共领导人,来南京会议,共赴国难。

1937年8月7日,中国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国防会议与国防联席会议,各方军政要人参加,正式确立“抗战到底,全面抗战”的抗战国策和“持久消耗战略”。第二天,1937年8月8日,蒋介石发表《告抗战全体将士》,将前一晚国防联席会议的精神宣示中外,严正表示:“这次卢沟桥事变,日本用了卑劣欺骗的方法,占领了我们的北平、天津,杀死了我们的同胞百姓。奇耻大辱,无以复加,思之痛心!……到了今日,我们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了。我们要全国一致起来,与倭寇拼个你死我活!”

8月9日,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与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等,同乘一架飞机,从西安飞抵南京。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也于当日到达南京。中共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向国防会议提交了《确定全国抗战之战略计划及作战原则案》。

null

1937年8月周恩来(右二)、朱德(右一)、叶剑英(左二)在南京拜访黄琪翔(右三)夫妇。

1937年8月9日,上海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大山勇夫中尉携带士兵斋藤要藏寻衅,乘汽车冲入虹桥机场,开枪射击中国保安队。中国保安队当即还击,将二人击毙。是为“虹桥机场事件”。

刚刚攻取北平、天津,嚣张狂妄的的日本当局,抓住“虹桥机场事件”,乘机向上海迅速集结兵力,积极备战,所派遣陆战队援兵登陆,使驻沪海军陆战队的兵力,从原来的3000余人,猛增为1万2千余人,从长江开入黄浦江的日舰,达29艘;同时,蛮横地要求中国方面撤退上海保安队,拆除防御工事。长江沿线各口岸的日本侨民全部迅速撤至上海。日本海军军令部通知驻上海的日本第三舰队,称,除武力外,别无解决办法,将在陆军动员之后20天,开始攻击上海。8月10日,日本内阁举行会议,同意派遣陆军赴上海。日本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命令在佐世保待命的舰队,开赴上海。8月12日,日本陆军省决定,动员30万兵力,分赴上海与青岛。上海形势进一步紧张。

面对日军在华北地区的疯狂进攻与在上海地区的挑衅,南京国民政府当局决定:拒绝日方的无理要求,坚决回击日军的挑衅,采“制敌机先”的策略,迅速开辟淞沪战场,打击日本侵略者。8月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雪耻 倭寇政略与战略自占领平津以后,已陷入于极度不能自拔之境,余非至此不能战争也,今已至其时,胜算已操于我矣”。他已下定了对日全面开战的决心。当日,他匆匆飞赴庐山,参加中央军训团的毕业典礼。8月11日晚,他又匆匆乘民生舰赶回南京。

1937年8月11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南京灵谷寺无梁殿举行第五十一次会议,议决,设立“国防最高会议”,作为战时全国国防最高决策机关;撤销“国防会议”与“国防委员会”;通过《国防最高会议组织条例》,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为主席,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汪精卫为副主席,以五院正、副院长及党、政、军、经各委员会常务委员、有关各部部长等为成员;决定“国防最高会议”设“国防参议会”,成员由“国防最高会议”主席指定或聘任之,吸纳社会各界的人员与意见。会议决定,自本日起,全国秘密进入战时状态;由国府主席林森提议,由蒋介石为陆海空军大元帅;将全国划分为5个战区,淮河以南,以南京、上海为中心的华东地区(原京沪警备区),是第三战区;确定对日作战指导原则是:“国军一部集中华中持久抵抗,特别注意之天然堡垒,国军主力集中华东,攻击上海之敌,力保吴淞要地,巩固首都;另以最少限度兵力守备华南各港” 。

(二)中国精锐德械师秘密开赴上海

 

1937年8月11日夜9时,蒋介石密令京沪警备区司令张治中,率领京沪警备军所辖第八十七师王敬久部、第八十八师孙元良部等精鋭的德械师,立即向上海预定之围攻线推进,“令张司令官治中率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于今晚向预定之围攻线推进,准备对凇沪围攻”;同时,下令海军封锁江阴长江江面,阻塞水道,防日本军舰沿长江西上,袭击南京。

null

张治中

张治中在苏州“京沪警备军”司令部里,立即发布“京沪警备军”各部即刻向上海预定之围攻线推进的命令,于8月11日夜半离开苏州,统率第八十七、八十八这两个精锐的德械师,从苏州、常熟、无锡一线,向上海挺进;12日晨,进驻上海。

所谓德械师,是南京国民政府在九一八事变与一二八事变后,为对日备战,制订7年整军计划,加强军队训练建设,其中,购进德国武器装备,在德国顾问的训练指导下,打算至1938年,在中央军里组建成60个德式装械陆军师。在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前,已有警备南京、上海一线的中央军精锐部队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第三十六师以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等,建成德式装械部队,是当时南京国民政府手中最精锐的部队。但由于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中日签订的《淞沪停战协定》,中国正规部队不能进驻上海,所以他们只能驻扎在苏州、常熟、无锡一线。

null

德械师

     8月12日清早,上海居民一觉醒来,出门一看,只见满街都是德式装备的中国军人,惊喜交集,都问:“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这样神速?”    这是由于中国军方事先控制了火车、汽车,“京沪警备军”各部才能够于一夜功夫,便进入了上海。

   张治中准备按计划,在1937年8月13日拂晓前,完成对虹口、杨树浦日军据点攻击准备,只等南京统帅部一声令下,即向日军发动猛烈攻击,“进占敌军根据地而歼灭之”。

    张治中在1932年曾指挥第五军,参加过“一·二八”淞沪抗战。他在多年的对日作战实践与思考中,形成了一个基本观念:中国对付日本,可分作三种形式:第一种,他打我,我不还手,如九·一八东北之役;第二 种,他打我,我才还手,如一·二八战役、长城战役;第三种,我判断他要打我,我就先打他,这叫做“先发制敌”,又叫做“先下手为强”。他认为,这次淞沪战役,应该采用第三种。早在1937年7月30日,张治中就向南京国民政府郑重提出自己的意见:“我在北方作战,固不宜破坏上海,自损资源;然若敌方有下列征候之一,如:(1)敌决派陆军师团来沪,已开始登轮输送时;(2)敌派航空母舰来沪时;(3)敌在长江舰队来沪集合时;(4)敌在沪提出无理要求,甚至限期答复,即断定敌发动无疑。则因我主力军远在苏、常以西,输送展开在必需时,且上海保安团抵抗力薄,诸种关系,似宜立于主动地位,首先发动,较为有利”。南京国民政府当局复电,基本同意张治中的建议:“应由我先发制敌,但时机应待命令”。    但是,在“京沪警备军”各部准备于8月13日拂晓前向日军发动攻击前,张治中接到南京蒋介石的命令,因考虑到英、美、法、意4国驻华使节正在调停中日战事,因而要张治中暂停攻击,“等候命令”。

 (三)淞沪“八•一三”抗战在闸北揭开战幕

   然而,战争发展的规律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日军队在上海的对峙,近在咫尺,隔街相望,多年郁积的怒火,只要有一点碰撞,立即就会燃成冲天大火。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15分,日驻沪海军陆战队一小队,越过淞沪铁路,冲进宝山路,向守卫西宝兴路段的中国保安队开枪射击。

中国军队立即还击。

null

中国军队在上海街头与日军激战

  淞沪“八•一三”抗战首先在闸北揭开战幕。 双方激战至这天黄昏时分,在八字桥附近的日军开炮轰击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以迫击炮还击;同时,日军以坦克掩护步兵,攻击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阵地;在黄浦江上的日舰也连续炮击上海市区中心,日军战机对上海华界居民区进行轰炸,形成一片火海。中国军队奋起反攻,收复八字桥阵地。到当日夜21时,双方停火。

   8月13日夜,张治中等前线将领终于接到南京蒋介石的开战命令:“一、京沪警备军改编为第九集团军,张治中为总司令,于明(十四)日攻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二、苏浙边区军改编为第八集团军,张发奎为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炮击浦西汇山码头及公大纱厂。三、空军于明(十四)日出动,协同陆军作战,并任要地防空”。      1937年8月14日拂晓,第八十七、八十八两师,率先向虹口及杨树浦之日军发起进攻。至下午3时,张治中下令各部,向日军发动全线总攻,攻势猛烈,前所没有。同时,张治中向全国发出通电:“誓不与倭奴共戴一天,今日之事,为甲午以来五十年之最后清算!”大气磅礴,感天动地! 当晚,八十七师主力从杨树浦租界北侧突入,收复沪江大学;八十八师由闸北、虹口公园一线发起攻击,收复持志大学、五卅公墓、宝山桥等各要点。刚从西安紧急调运上海的第三十六师也从江湾正面加入攻击。中国军队士气旺盛,奋勇冲杀,前锋直指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边沿。 第八十八师二六四旅旅长黄梅兴于指挥攻击爱国女校时,中炮弹阵亡。这是淞沪战役中中国军队牺牲的第一个高级将领。    当日,中国空军战机向上海出动,配合中国陆军的进攻,轰炸日军占领的汇山码头、公大纱厂及在虹口的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炸伤了日驻上海黄浦江上的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并与日机在沪市上空发生激烈空战。    张治中说:“我们的进攻,因此延到14日午后3时才开始。大家都把这一次淞沪抗战称为八·一三战役,实际上8月13日并未开战,不过是两军对垒,步哨上有些接触,而正式的开战是在8月14日。这样耽搁了两天,却给敌人一个从容部署的机会”。

null

英勇作战的中国官兵   

 1937年8月14日,南京国民政府就上海“八•一三”事变发表《抗暴自卫声明书》,严正宣布:“中国为日本无止境之侵略所逼迫,兹已不得不实行自卫,抵抗暴力!”这天,蒋介石进一步部署上海军事:任命冯玉祥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张治中的第九集团军,率5个师,在上海市区进攻,扫荡歼灭在沪日军兵力,阻止日军登陆;以张发奎的第八集团军,率4个师,担任上海沪东地区、杭州湾北岸的防务,保障上海右翼安全;以刘建绪为第十集团军总司令,担任浙江省沿海海防;另以一部兵力布防长江口南岸,保障上海左翼安全。同时电令调动各地之有关部队,迅速向上海集结,加强上海中国军队力量。 8月15日,中国军队攻占上海日海军操场。

    自甲午战败,蒙受日本军国主义近五十年欺侮、侵略的中国军民,终于大吼一声,奋起反击,开始了真正全民族的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