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征文|难忘的情怀
热文

老兵征文|难忘的情怀

2019年08月01日 17:36:30
来源:凤凰网历史

在历史洪流中,找寻祖国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感受他们退伍不褪色、继续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的本真生活。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独属于他们个人,也属于这个伟大的时代,是以为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凤凰网历史联合小糊涂仙酒业发起致敬老兵系列专题节目,我们在寻访,也愿意听你说。

文/陈蓉

有一种情怀,是永远不能忘怀的,是世世代代都要铭记在心的情怀。

2019年7月3日,初夏的阳光洒在江淮大地上。巢湖水面碧水清清,岸边绿草莹莹。合肥市渡江战役胜利纪念馆前人声鼎沸,红旗招展。为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国庆暨渡江战役胜利七十周年,当年百万雄师渡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后代齐聚一堂,有朱德、刘伯承、陈毅、粟裕等将帅的后代和渡江英雄们的后代400多人隆重举行纪念活动。他们旨在传承红色基因,继承和发杨父辈的革命精神。

活动间隙,有俩人在一旁亲切交谈。一个是刘伯承元帅之子刘蒙少将,另一个是二野后代陈蓉。他们正在诉说父辈当年的一个情怀。

1936年冬,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柔的羊毛毯子覆盖在陕北的大地上。陈绍富所在红四方面军十师的官兵经过三次过雪山草地转战奔袭,疲惫不堪才到陕北不久。但有人私下传说;“红四方面军领导犯了错误,中央要处理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广大战士忧心忡忡,半信半疑。一天,听说红军参谋长刘伯承要给大家训话,顿时红十师人马上炸开锅了。像陈绍富这批从四川来的红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刘伯承鼎鼎大名。刘伯承曾是川军中的一位名将,从辛亥革命打到北伐,还在苏联高级军官学校学习过,是红军中的神机军师。当中等身材,带着一幅茶色眼镜,身上扎着皮带,腿上打着整齐裹腿,一句带着浓浓的四川口音;“同志们好!”。下面响起齐刷刷的掌声。”不管是一方面军,还是四方面军,都是党中央的队伍,大家要团结一致,共同搞好工作”。紧接着,刘参谋长对每个连队的具体情况逐一进行了解,并回答了战士提的各种提问。刘参谋长语言简炼,时不时冒出几句四川话的歇后语,把全师官兵都逗乐了。刘参谋长一席话使干部战士认清了形势,明确了今后工作目标。全师指战员只觉得好像有一股清清的溪水从心中潺潺流过,一扫过去罩在脸上的愁云,心情舒畅起来了。这是陈绍富第一次见到刘参谋长,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刘参谋长的笑声很开朗,笑的时候,脸上就象闪烁着冬天的太阳一般显得有光辉。给人自信和力量。

1938年8月25日。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刘伯承任129师师长。9月6日召开全师赴抗日战场誓师大会。陈绍富与部分指战员有同样想法“当八路就当八路,还要穿国民党军队服装?”于是夹着国民党帽子进了会场。誓师大会在倾盆大雨中进行。刘师长魁伟的身躯,昂然屹立在大雨中,洪亮的声音在雨中迴荡;“换帽子算不了什么,那是形式,我们人民军队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红军的优良传统不会变,我们解放全中国的意志也不会动搖”。当刘师长一声令下;“现在换帽”。陈绍富和所有的指战员把红军帽子小心翼翼取下来,把青天白日的黄军帽戴在头上,全师共同投入到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中。

陈绍富在一二九师作战中,多次亲耳吟听刘师长讲课。参加了震惊中外的夜袭阳明堡,烧毁敌机二十四架。消灭日寇汽车180辆的响堂铺战役。粉碎了日寇的“九路围剿”。在战斗间隙,陈绍富参加师里整训学习,认真系统地学习刘师长的战术报告及每场战斗的经验教训。。。。陈绍富在学习中受益匪浅,他也从战争中成长起来。他说刘师长不仅是我的老首长,更是我的好老师。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时间到了1947年6月。刘伯承己是晋冀鲁豫军和野战军司令员。人们简称“刘邓大军”。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指示:把战争引向蒋管区,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

刘邓大军要挺进大别山,首先要渡过黄河。鲁西南濮县的黄河,河宽水深。蒋介石自持这一天险可抵“四十万大军”。仅在南岸分别掏筑了滩头阵地和野战工事,企图把解放军消灭在北岸。针对这一情况,刘司令员采取声东击西的作战方针。指挥少部分队伍釆取佯攻,以转移敌人视线。主力部队从豫北渡黄河,一举突破黄河天险。

当时的陈绍富作为六纵五十团政委,接到命令掩护军区机关和首长过黄河。

盛夏、雨季、黄河那个水呀,好似掀起滔天巨浪,远远都能听到奔腾不息的声音。黄河边上一排排简易木船早己集结待命,而岸边挤满了机关人员、炮兵部队、医院设备、辎重武器、马匹。为了掩护首脑机关过河,陈绍富五十团作了精心按排。情报、侦察、应急措施一一到位。人们都小心翼翼,但湍急的黄河水,将小木船掀得东倒西歪,战士和船夫使了最大的力,但到达对岸的船廖廖无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陈绍富心急如焚。突然有人尖叫;“马受惊了!”陈绍富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警卫员小王在船头上拚命牵着马的缰绳,他的那匹战马被哮喘的黄河水吓的不轻。前蹄横空、头部乱晃、浑身抖动、惊恐长嘶就是不上船。陈绍富小心俩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小王猛地抽了马一鞭子,咕一咚一声巨响马一头跳进奔腾的黄河水里掀起的巨浪险些使小船倾翻。河上大乱起来,为了躲避跳河的马,旁边的小船顿时离开原来航线越漂越远。有几条船上的马也燥动起来。岸上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呆了。陈绍富他急的如火焚五脏,油煎六腑,汗珠如雨点般往下掉。他连忙按预备方案加派了人手,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了局面。当看到面带愧疚的小王走过来,他眼睛里冒出火来;“连个马都牵不好,你是干什么吃的?”还没等他说出第二句,旁边传出一个熟悉的川音;“啥子?发生了啥子事了?”。”“这下闯祸了”。刘伯承司令员站在他们面前。刚遭到政委训,又遇见大首长,小王哭哭啼啼说到“都怪我,没牵好马,绕乱了秩序,差点捅大娄子。这不,今晚睡觉的家伙都没有了…”。刘司令员拍了拍低声抽泣的小王肩膀幽默诙谐说;“马不过黄河、我们过黄河”。刘司令员转身从自己行李包里取出一床毛毯,“这是刚缴获的美国货,听说质量不错哦,这不有盖了”。十六岁的小王马上破啼而笶,喜笑颜开抱着毛毯离开了。

陈绍富看到此刻此景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敬了礼。按老习惯;“报告刘师长。我是六纵50团政委陈绍富,我团任务是保证机关首长安全过黄河。工作没完成好,请师长批评”。刘司令员打亮了他一下;“哦!是你呀!陈老乡,咱们又见面了”。刘司令员询问下部队过河情况转身就要离开。陈绍富见壮红着脸不好意思对司令员说;“谢谢师长送毛毯!”

“谢啥子谢?我们应该谢谢你哟,我们机关的安全,还得靠你们团啰。”刘司令员幽默、爽朗的笑声,一下子让在场的同志都大笑起来。

陈绍富望着刘司令员魁梧身影离去,首长的睿智、大度、和幽默,让他倍感温暖。但也让他深感自责。;刘师长常讲的“五行不定,输的干干净净。我怎么在紧要关头,自己就沉不着气。”他对渐行渐远的刘司令员背影规规矩矩进了一个军礼。

72年过去了。两位老人的后代在渡江纪念馆重逢,陈蓉高兴的告诉刘蒙,刘帅送给他父亲那床长2.2米,宽1.6米重三斤,生产日期为1944年,绣有美国军用的灰色毛毯在他弟弟陈忠家精心收藏,父亲临去世前一再叮嘱,作为传家宝,世代相传。刘蒙将军也回忆了父辈们冲锋陷阵的峥嵘岁月,谈到新中国70年的风雨兼程,祖国取得翻天覆地的伟大成就。他俩共同表示;“不忘初心,沿着先辈开辟的人间正道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