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征文|我在14连演唱组和7团演出队的经历
热文

老兵征文|我在14连演唱组和7团演出队的经历

2019年08月01日 17:37:35
来源:凤凰网历史

在历史洪流中,找寻祖国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感受他们退伍不褪色、继续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的本真生活。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独属于他们个人,也属于这个伟大的时代,是以为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凤凰网历史联合小糊涂仙酒业发起致敬老兵系列专题节目,我们在寻访,也愿意听你说。

文/王焕淼

拜读施兆麒“铁二师七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缘起(前传)”后,忍不住拿起笔来,写写我在铁二师6837部队14连演唱组和7团演出队的经历。

(一)

我1962年年底入伍,1963年3月新兵训练结束下到6839部队10连(后扩编为6837部队14连)不久,就当了连队的演唱组长。

上世纪六十年代,文艺演出极少,一个月也难得看场电影。连队经常开晚会,借老乡几张桌子搭台,点个火把就是灯光。节目各班、排出,最后由演唱组压轴,大家也看得津津有味。

当年,演唱组在团部汇演夺得一等奖归来,一向不苟言笑的连长王喜臣双手捧着奖状,高兴得合不拢嘴。“王焕淼,你为咱连争了光!”他连连称赞,“了不起,了不起!”当晚的军人大会上,宣布晋升我为上等兵、连口头嘉奖一次。

这个一等奖,是用湖南省澧县荆河戏“原板”唱连队好人好事的节目,和后来编排的山东柳琴《行军乐》,广西彩调《五好食堂“怪”事多》,湖北道情《中越情谊深》等成为保留节目。出国前后,铁道兵文工团、吉林省文化工作队均派人来辅导,提高了演出水平。新编排了毛主席语录舞、毛主席著作“老三篇”的小话剧和《我们战斗在克太线上》、《解放南方》、《一盆衣裳》等节目。

1964年8月5日美国悍然入侵北部湾,将战火烧到越南北方,并侵犯我领空、领海,我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二师为主体6个团,组建了援越抗美部队一支队,又称中国志愿工程队或中国后勤部队一支队。我所在的6837部队14连称三大队十四分队,于1965年9月25日开赴越南战场。

出国前,演唱组给驻扎铁路沿线的各连队巡回演出长达一个多月,还代表二师首长为留守浏阳农场的战友作告别演出。之后又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南方歌舞团、铁路总局文工团、越北人民军军乐团联欢,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徐立清中将率领的赴越慰问团、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演出、代表所在部队参加“援越抗美”部队(越南北方全境)的汇演等重大活动。1966年,支队政治部下发红头文件,专门介绍了14分队演唱组的典型经验,称赞演唱组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坚持锻炼,创作并演出了大批鼓舞人心的好节目,受到援越抗美部队官兵的赞扬。材料评价演唱组成员是“不怕苦,不怕累,思想红,作风硬的宣传员。”还给每人奖励一本《欧阳海之歌》。此外,16连杨彪副指导员还专程来邀请我去辅导他们连演唱组整理剧本,挑选演员,排练节目。让我颇感欣慰的是,16连演唱组后来也成为我团优秀演唱组之一。其组长高法定与我同时被选进7团演出队。杨彪副指导员每次见面,都会夸我为16连演唱组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亦认为“不虚此行”。

(二)

7团是入越前新组建的部队,当时全团演唱组的水准14连最拔尖,所以团首长每遇重大活动,均调14连演唱组参加。

从1966年1月至10月,作为专业文艺团体的吉林省文化工作队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14连演唱组,直到完成9个多月“战场锻炼”任务回国。没有了专业文艺团体,对于迎来送往任务繁重的7团首长确实有些不便。于是乎,他们参照其它团早已有战士演出队的状况,在入越后的1967年3月底,正式组建了第一期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也就是团战士演出队。这种战士演出队,分为一、二、三等若干期,人员根据需要,有所取舍。演出队要根据部队任务转换,国内、外斗争需要编排文艺节目。之后从克夫至太原、河内铁路沿线巡回演出。

有一次,演出队轮到去太原桥梁抢修工地的14连演出,化妆前,我特意回班里探望战友。“班副,你还好吧?”看到我回来,大家一拥上前,多双手紧紧相握。老兵杨廷艳告诉我,那天,美国佬出动了包括B-52重型轰炸机和F-52、F-105、F-4C等雷公、鬼怪式飞机在内的各种机型500多架次,轮番轰炸,什么重磅瞬发炸弹、气浪弹、子母弹、钢珠弹、菠萝弹、定时炸弹等全用上了。一时间,美机的俯冲轰鸣,高机、高炮的猛烈回击,各种炸弹的巨烈爆炸,声声震耳,地动山摇!刘舍车站、太原钢铁厂炸毁的惨状触目惊心,站台倒塌,钢轨扭曲,枕木被抛掷十几、二十米开外,石渣遍地皆是,炸弹坑一个接着一个,有的深达二十多米。刘舍、太原这块美丽的地方,简直变成了一片焦土、满目疮痍,真是惨不忍睹。他们义愤填膺,紧急投入抢修。战友们抖擞精神,高扬斗志,用手中的各种工具,填弹坑、平路基、铺石渣、垫枕木、抬钢轨、捶道钉,在极短时间内,铺出了一条“炸不断、打不烂”的钢铁运输线!

那晚演出还没过半,突然防空警报鸣响,我们紧急关闭矿石灯,美机已飞临上空。只听地面枪炮齐发,但见漫天火花。地对空机关枪、高射炮差不多同时向美国“飞贼”射出愤怒的连天炮火,犹如编织了一张巨大的闪光火网。敌机在如此强烈的火力中,胡乱丢下几颗炸弹,便仓皇往南逃窜。

警报刚解除,我们又打燃矿石灯,接着演出……

演完,部队早已撤离。我们则连夜拆台、卸妆,收拾服装、导具,吃完宵夜,转场到另外一个连队,直到凌晨方可休息。这就是我们在越南的演出生活。

我出国部队曾先后出现排除定时炸弹的英雄向成湘,舍身抢救列车的英雄杨远财等英雄人物。本人作为编导、演出班长,必须在第一时间和创作人员赶到现场,深入调查,发现新素材,立即编写、排练新的节目。

排弹英雄向成湘是我团15连13班长,湖南衡山人。本来1967年6月29日的排弹没有他们班,更没有向成湘。可向成湘却在凌晨悄悄起床,扛着铁锹,提着马灯,出现在河静车站的排弹现场。“谁要你来的?”副指导员胡书经声色俱厉。“报告副指导员,定时炸弹不挖出来,我睡不着觉。”向成湘恳切地说,“我是党员,有排弹经验。您就批准我吧!”胡书经了解向成湘,于是点了头。向成湘得寸进尺要求参加第一组,不待表态便和两位战友,向定时炸弹弹坑奔去……

“嘀!嘀!嘀!”轮换时间到,向成湘让两战友上去转告副指导员,他熟悉情况,另派两人下弹洞。“活着紧跟毛主席,死了去见马克思!”向成湘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作的。随着弹坑越挖越深,地下水也越来越大。凌晨4时许,弹坑内突然火光一闪,闷雷般一声巨响,我们的英雄向成湘和芦义云、刘招廷两位战友,为了保证铁路和列车安全,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援越抗美部队一支队党委给他追记一等功,团政治处编写了《洒尽热血见忠心——向成湘的故事》,号召指战员学习,打好援越抗美这一仗。我们演出队则编成《英雄向成湘》的小话剧,由我饰演英雄向成湘。

我从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第一期开始,一直干到复员才完事。

(三)

在团演出队,曾有“目睹血腥,护理伤员”的经历,让我永生难以忘怀!

那是1967年4月17日,苏联导弹部队将他们驻守期间,美(帝)苏(修)配合默契、相安无事的克夫太原、克夫河內线交汇处,进出太原钢铁厂咽喉要道——刘舍车站等防区,移交给刚从国内入越的我高炮62支队。

62支队进入阵地的第一天,太原钢铁厂就遭遇轰炸。17日下午,美机出动12批(次)58架F-105、F-101,轮番俯冲投弹。太原钢铁厂内瞬间尘土飞扬、浓烟四起、火光冲天,高耸入云的烟囱被炸倒,厂房车间被夷为废墟!

“嗵!嗵!嗵!”62支队的战友们义愤填膺、怒不可遏,一发发仇恨的火炮,向美国飞贼射去!“呜——轰”的一声巨响,美机被击中,当场爆炸!“一架!”“又一架!”“当场爆炸4架!”“还有4架坠落在其它地方!”

4月17日,高炮62支队旗开得胜、首战告捷,以4人轻伤的微小代价,取得了击落美机8架、俘获了3名美国飞行员的辉煌战果!可他们没有骄傲自满,而是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总结经验教训,作好了战斗准备。

果不其然,4月18日,不甘失败的美国佬,再次派出11批(次)49架F -105、F-101,疯狂地向高炮62支队反扑!杀人不眨眼的美国佬是来报复的,它们的目标,就是死死盯着高炮62支队阵地,反反复复轮番俯冲投弹!

英勇的炮兵兄弟毫不畏惧,奋勇当先,一发发火炮对准飞贼,猛烈射击。打落美机10架,击伤2架,活捉了7名美国飞行员!可是,我们的炮兵兄弟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包括作战科长,光荣牺牲了13名同志,轻、重伤35人!

“要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实施抢救!”首长的指示飞快传递。我团卫生队直线距离不到20公里,抢救伤员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在他们的肩上。一辆辆救护车,一付付担架,一个个白衣战士,穿梭般进进出出。

血!急需用血!参谋长在团部紧急动员,号召大家踴跃献血。“我去!”“我是O型血,我去!”大家争先恐后,生怕拉下自己。

团部距卫生队直线3.7公里,走公路5公里。为了尽早赶到,大家都投票给稍不小心,便会摔跤的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的直线。“跌倒了,爬起来!”大家只有一个心愿,早早赶到抢救现场,为伤员尽自己的绵薄之力!3.7公里,大家近乎小跑,半小时左右抵达。有的同志给战友输了血,满足心情溢于言表;没轮到的主动给伤员擦拭、扇风、讲故事、读毛主席语录。

抬下来的伤员,有的头部受重伤,有的被炸弹皮削掉一大块肉,有的胸膛严重损坏,有的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他们的年龄大多比我们小,是我们的小弟弟啊!面对如此血迹斑斑的场面,他们是坚强的。

“水!”听到含混不清的叫喊声,我忙跑过去,蹲在担架边。“不着急,马上有!”我边在他耳边说,边用折扇驱赶蚊蝇,边用酒精棉球,轻轻地给小战士擦拭嘴唇上的血痂。然后用棉球醮水,轻轻涂抹在他的口腔里、舌苔上。

那天,我们还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目睹了13位烈士遗体的清洗、着装、入殓等处理过程……

(四)

2014年7月,徐晓夫在网上获悉我的信息,立即通过原7团仓库主任易友利找到在湖南省常德日报社退休的我。当徐晓夫7月21日在qq上读了我写的《亲历越战906》有关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文章后,留言称赞:“太棒了,焕淼!看来你的记忆力比我强多了,我们只有相互提出问题,才能勾起我们对当年事情的记忆。”我坦言:“并非记忆力比你强,而是从1965年9月25日入越开始写日记,强记不如淡墨嘛!”徐晓夫说:“每次大家提议我和杜子柏把宣传队的足迹写出来,可我们对“援越抗美”的记忆已经模糊,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还好,老了老了找到你王焕淼,真是让我太高兴了!”他提出要和我合作,把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故事写出来,留给后人!

我们从2014年7月12日起,就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话题,一直聊到2015年8月7日,议定10月去福建霞浦参加7团战友聚会时当面聊……

做梦也没想到,徐晓夫的儿子2016年1月4日发出一则告“父亲亲爱的战友,叔叔大爷,阿姨们你们好:今天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告知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家父徐晓夫在沈阳盛京医院,因胸椎,腰椎多处骨髓瘤,心脏房扑,最终导致心脏衰竭,于2015年12月27日12时40分左右病逝,享年73岁。感谢家父生前的战友们,对家父的关心与厚爱。子女在此跪拜叩谢!”的讣告,让我惊呆了!年前我们刚通过电话,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亲爱的战友晓夫啊,2015年10月19日福建霞浦豪庭酒店门前送你返程,竟然成了我们的永诀!

在福建霞浦的短短几天里,我看见你一一铁道兵虽已拆散,你也退出现役,但当年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队长,铁道兵营级领导干部,在众多战士心目中的印象和位置,仍然毫不逊色;我看见你每到一处,总是围成人墙,合影的,敬酒的,聊天的络绎不绝;我看见你身强体健,精力充沛,暗自为你高兴!

忘不了啊,20世纪60年代援越抗美战争中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战友情!忘不了你在qq上通知7团战友福建霞浦聚会,邀我一定前往并代替我夫妇和我连文书施兆麒夫妇报名!忘不了你关心我老伴患老年退化性关节炎的病腿,叮嘱福建霞浦战友准备轮椅;忘不了你亲自到霞浦车站迎接,我们相拥而泣,热泪纵横;忘不了你对我演出《中国功夫扇》后发出“功夫不减当年!”的赞叹;忘不了你还等待我的第三本书出版;更忘不了啊,你在临水宫酒席前搂着我和我老伴,口称“你王焕淼17岁当兵,是老兵也必须叫我新兵大哥!”

新兵大哥啊,我还期待着宜昌战友会,盼望着你和嫂子到我的家里作客呢!你怎么能抛妻别子舍孙,独自一人“前行”呢?我们还要一起合作,把7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故事写出来,缺少了你,我们怎么能担负起如此重任?!

【后记:本来,为铁二师七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弄篇队史,我们是在qq上多次探讨,在霞浦的三天徐晓夫多次到王焕淼住处商讨,这是他心里的大事。他是铁二师7团毛泽东文艺宣传队第三任队长,写队史责无旁贷,对此念念不忘。

我们今天只是做了他布置的工作,而且只是队史中的一小部分,也算完成了他的遗愿。今后这篇队史的架构,到底是怎样的恢弘,我们已经不知道了。在霞浦,看到他当年最得力的搭档王抗玲带来的很多节目,非常雄伟震撼,也大致可以推想出他当年从越南战场回国在“三线”建设中的工作,一定灿烂辉煌。可是天不假年,2015年10月18日上午,在福建霞浦豪庭商务酒店依依不舍地送走徐晓夫、崔闽榕、胡世海,万万没有想到,壮实得如同牯牛一般的徐晓夫,回沈阳便一病不起,竟然于12月27日先我们而去,一别成永诀!可惜我们行动迟缓,思维、写作慢了一拍,没能让大哥哥般的徐晓夫同志一睹此文,只能留下长长的遗憾。而我们没能经历的更多活动,也只能让后面的同志们继续“接龙”,让徐晓夫同志在天之灵得以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