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做好人好事,为什么孔子批评了子贡,夸奖了子路呢?
热文

同样是做好人好事,为什么孔子批评了子贡,夸奖了子路呢?

2019年07月11日 08:35:00
来源:勤政楼前柳

null

《吕氏春秋》有一个故事,说是鲁国国君颁布了一条新的法令,即:只要是我们鲁国人,无论他们出于何种因素在别的诸侯国卖身为奴,我们都要把他们赎回来。然后,无论是谁,只要他愿意帮助这些在外卖身为奴的鲁国人。他花的这这笔赎身费,是可以到国库报销的。然后,孔子的学生子贡响应鲁国国君的号召,真就在别的诸侯国赎了一个鲁国人回来。

  照着新出法令,子贡应该是可以去跟鲁国国君报销这次赎人费的。但是,子贡并没有那么做。这可能是因为他不太计较钱的事情吧。因为子贡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按着《论衡·知实》的说法,他是富比陶朱。显然子贡也不差那一点赎人费。外加,他可能觉得自己作为孔子的学生应该思想觉悟更加高一点才是。总之,他就是没有去报销那一笔赎人费。

  但是,子贡的这一做法并没有得到孔子的表扬,反而得到的是批评。孔子的原话是“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译文:子贡啊,我的好徒弟,你这次又做错了。都是因为你的关系,从今以后,我们鲁国人以后多数不会在去别国赎人了。我说按着规定报销赎人的用费,这是合情理的事情并不会对你的品行造成不好的影响。反之,你不去报销这笔赎人费,只会让鲁国以后没有别的人再去干赎人的事情了。)

  完着,大概隔了一阵子,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路搭救一个溺水的人,随后那个人送了子路一头牛。子路吸取了子贡的教训,欣然接受了牛。于是,孔子知道之后,便开心地说:“太好了,以后鲁国人一定会勇于去搭救溺水者了。”

  同样是做好人好事,为什么孔子批评了子贡,夸奖了子路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主流的观点是子贡的做法破坏了奖励的制度,将原来大部分人可以做得事情变得难以做到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子贡那么有钱,不去报销赎人费也无所谓。有子贡这个赎人不要钱例子在前,其他人干了赎人的事情,去报销的话,肯定得不到太多赞扬。这样一来,一般人就不会去别国赎鲁国人了。而子路的做法很好遵循了奖励的制度,让干好事的人有相应的回报,自然也就更加激励别去做。

  简而言之,孔子作为一个主张“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的人,在好人好事的问题上,自然也不会推崇单向付出。跟着,子路的做法更符合孔子的主张。另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孔子作为鲁国司寇(法官),他怎么可能去支持学生不遵循国君新颁布的法令。

  其实,子贡的做法破坏的不是一套奖励制度,而是一道鲁君新颁布的法令。鲁国国君颁布这样一条官方报销赎人费的法令,其目的显然是为了拉拢人心。为让那些赎人的鲁人和被赎身的鲁人都记着鲁国国君的恩情。结果,子贡赎人,不报销。那子贡赎的那个鲁人还会感激鲁国国君吗?假如会的话,恐怕他对子贡的感激会大于国君的感激。一个子贡如此,问题不太大。但是多几个如子贡这样的人,再多干几回这样的事情,那国君的新法等于白颁布了!

  关键吧,一般鲁国人是不可能真的效仿子贡的,因为一般人真没有子贡那个财力。有这个财力的人若是一般商人还好说,若是鲁国三桓去干如子贡这样的事情的话,那他们跟隔壁齐国欲代吕氏的田氏家族用大斗借米给百姓,小斗收米,又有什么大区别呢?某种程度上来说,子贡赎人不报销的行为也给三桓提供一个收买人心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