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机妙算刘伯温,与此人斗卦,竟连输两局
热文

神机妙算刘伯温,与此人斗卦,竟连输两局

2019年06月12日 14:40:13
来源:汉周读书

null

​这是个流传乡野的民间小故事。

闲暇之时,一听便好,莫较真假。

01

说,至正六年(公元1346年)的一天,在丹徒县蛟溪书屋外的村路上,抑郁已久的刘伯温终于碰上乐子了。

先说,刘伯温为啥抑郁了?

这事儿,说来话长。

早在10年前,刘伯温接朝廷任命,赶赴江西高安做县丞。

到地儿一瞧,奶奶的,差点气炸肺:

贪官污吏竟与豪绅地主狼狈为奸,搜刮民财,夺人妻女,草菅人命。

可谓无法无天。

刘伯温痛恨贪渎,便拿几个恶主儿开了刀。

无奈,强龙难压地头蛇,地方豪绅恨得牙痒,天天给他下套,使绊子出阴招。

没几年,就逼刘伯温辞了官。

3年前,朝廷又召他出任江浙儒副提举,兼任行省考试官。

可上任伊始,就和监察御史杠上了。

你说,胳膊能扭过大腿吗?

结果也是,刘伯温再次被逼辞职,窝着一肚子火气回了老家南田山。

前些日子,好友欧阳苏邀他来丹徒散心。

并在蛟溪书屋栖下身,过起了隐居生活。

唉,想想两度为官均遭贬抑,落得灰头土脸,心下焉能不抑郁?

null

02

但说这日清晨,刘伯温正在睡懒觉。

只听一阵孩童的呼叫声传了来:“大先生,快醒醒。村头来了个邋遢道人,是个卦仙儿,算得真准。”

自来此地,刘伯温日日以酒浇愁,没个清醒时候。

赶上醉得不那么厉害,看人不重影儿,就教村中孩童读读经史子集。

在此,多啰嗦几句,刘伯温自幼博览诸子百家,尤其对天文地理、五门八卦等格外偏好。

一次,听闻歙县覆船山藏有六甲天书,便兴致勃勃前去探寻。

跋山涉水,兜兜绕绕,不仅找到一部《奇门遁甲》,还结识了不少明教圣者,跟他们学得了窥察天机、断测吉凶的推演之术。

眼下,见一众孩童叽喳不歇,便起了身,打个哈欠问:“怎么个准法?”

“我们捉了只蜣螂扣在竹筒里,让他算。他只嗅一下,就说是铁甲将军!”

刘伯温暗乐,心说,纯属糊弄稚子的把戏。

蜣螂俗名屎壳郎,以粪为食,自然身带一股子腐臭味。

道人能嗅出,算啥能耐?

不料,孩童继续嚷:“我又拿出大先生写给我临摹的字帖,他一下子就算出是你写的。”

“他怎么说?”

“他说这写字之人,儿时读书七行俱下,12岁就考中秀才,14岁就入了郡庠(府学)念《春秋经》。”

刘伯温听罢,忙披衣下床,去见那能掐会算的道人。

03

路上,刘伯温猜度,道人十有八九是他的故交好友,认得他的笔体。

可匆匆赶至村口,搭眼观瞧,但见那道人葛巾布袍,邋里邋遢不修边幅,面相甚是陌生。

“来的可是青田刘伯温先生?”

邋遢道人瞅到他到来,捋着颌下长须问道。

刘伯温行个拱手礼:

“请恕在下眼拙,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你看我邋里邋遢,又在这世上虚活五六十年,你唤我糟老头子即可。”

“不敢不敢。道长来此,应该不只是路过吧?”

“明人不做暗事,真人不说假话。”

邋遢道人道出了来意,“听闻你精研奇门遁甲,熟谙紫微斗数,我这个糟老头想和你比试比试。”

刘伯温问:“比什么?”

“比算卦,三卦两胜。”

邋遢道人斜睃着刘伯温道,“若你担心输给一个糟老头会丢丑没颜面,也完全可以不比。”

明摆着,这是叫阵啊。

刘伯温沉吟问:“输赢如何算?”

“若你输了,半年之内,你的酒全归我喝,一滴不准留。”

邋遢道人话音未落,刘伯温便哈哈笑道:“这赌注有意思。若道长输了呢?”

“我糟老头子游走江湖数十载,卜卦无数,还从未失过准儿!”

邋遢道人刚夸下海口,恰巧一乡民牵着头肚子鼓鼓的怀孕母驴走来,于是道:“我们先来算算这驴腹之中怀了几只崽子,如何?”

这个简单。

刘伯温绕驴一圈,先开了口:“在下断它是独崽。”

母驴生产,孕期一年,比人还多两个月。

乡民接过话茬,说他养的这头驴已怀崽十月,也找马医看过,驴腹中的确只有一驹。

事实也是,驴生双胎的情况非常少见,据说几万头里面也难得有一头。

谁想邋遢道人听了,却一个劲摇头:“错错错,是双驴驹。”

“是独崽!”

“是双驴驹!”

null

04

一时间,刘伯温和邋遢道人各持己见,较上了劲。

谁也不服谁,那咋整?

道人突然掉身,抄起根粗木棒递给了刘伯温:“你若不信,就打死它,开膛破肚掏出来瞧瞧!”

啥?杀我的驴?乡民大惊,扯驴急走。

邋遢道人拎棒就追,非要置驴于死地,验个究竟不可。

要知道,乱世之秋,那可是乡民的命根子,一家人还都指望着它拉磨下崽,维持生计呢。

刘伯温担心闹出事端,急忙阻拦道人:“我认输,我认输,是双驴驹还不行吗?”

第一卦,邋遢道人轻松赢下。

三卦两胜,头卦已输,次卦再输,半年内可真就没酒喝了。

失意之人若无酒,那日子可就难捱了。

刘伯温暗忖间,却听邋遢道人抚掌笑道:“瞧,第二个卦题来了。”

循声看去,刘伯温顿时哭笑不得。

数丈远出,又慢腾腾走来一个手托肚腹的孕妇!

“你先请。六爻也好,摸骨也行,咱就算算她身怀几胎,是男是女?”

邋遢道人道。

刘伯温不由得胆突突:“这个,这个,我就断她是独胎,男孩吧。”

邋遢道人也够随便的,跨步迎上,探手搭上了村妇的手腕。

村妇显然心惊,本能后退,邋遢道人却没松手,胜券在握道:“这骨相好奇怪,怎是腹中空空?你若不肯认输,就剖开她的肚子,一看便知。”

我了个去,这哪是算卦,分明是害命啊。

刘伯温正要呵斥道人胡闹,意外骤降:

村妇一听要剖她的肚子,顿时吓够呛,拧身就跑。

可转得太急,不慎踩空跌坐在地。

“唉哟,痛死我了!”

痛叫声起,刘伯温暗叫糟糕,孕妇定是动了胎气要生,救人要紧,自也顾得上什么礼数,弯腰出手抱起村妇,甩开大步径奔村中稳婆家。

身后,那邋遢道人仍在聒噪不停:“先生莫跑,贫道赢定了。”

null

05

这一局,你认为谁会输,谁会赢?

如果你猜断刘伯温会赢,那就错了。

不管你信不信,说来可谓奇诡,当刘伯温累得筋疲力尽,终于把痛得几近昏厥的村妇抱进稳婆家后,稳婆一搭手,隐觉不对劲。

撩开布衫一瞧,嘿,肚皮上竟倒扣着只偌大的水瓢。

再看喉咙,还有喉结。

敢情,看上去行将生产的孕妇是假的,是男子装扮的。

“好啊,你耍我是吧?”

稳婆动怒,抄起笤帚一通乱打,将假村妇和刘伯温撵出了门。

事到如今,两卦皆墨,刘伯温却一字没为自己辩解。

第一卦求仁,虽输心安;

第二卦,一意救人,心之切切,结果失于明察细究,怪不得旁人。

只是这半年内不能沽酒买醉,实在难忍。

邋遢道人听刘伯温这么一说,犹如变戏法般取出一顶少说也有十余斤重的铁冠戴上了头。

仅仅一怔,刘伯温便一揖到底:

“请恕刘伯温眼拙。刘伯温见过铁冠道人。”

null

06

没错,这位邋遢道人,正是隐于龙虎山修仙炼道,身怀点石成金、起死回生之奇术的铁冠道人张中,因平生好戴铁冠道帽,故道号“铁冠子”。

关于铁冠子的奇谭,坊间流传甚广。

比如,他曾与大明第一猛将徐达有过一面之缘,只一眼,便说他“两颊鲜红,目光如火,定必官至极品,可惜只得中寿,享年不永。”

结果,徐达只活了54岁便驾鹤西去。

他还给凉国公蓝玉卜过一卦,只言四字:“尊前不忠”。

后来,蓝玉果真以谋反罪被杀,剥皮实草。

而这些皆是后话,暂且不表。

但说铁冠子年轻时,数次科考不中,遂纵情山水,遇方外异人传授太极数,尤擅观云望气,神验非凡。

此次云游,途经丹徒,获知刘伯温在此隐居,济世奇才竟颓废成了酒鬼。

铁冠子决定先试他一试,再看是否值得相助。

那牵驴的乡民和男扮女装的村妇,均是他雇来帮场做戏的。

两场试下来,铁冠子甚为满意:

刘伯温胸怀仁心,宽厚济世,确属可造之材。

此后半年,刘伯温戒了酒,重振精神拜铁冠子为师,潜心研习阴阳顺逆、星斗分野以及奇门遁甲之术。

功力精进臻善,人也愈发沉稳老练,双目如炬明察秋毫。

铁冠子心中欢喜,又将所著《透天玄机》和恩师传于他的《金篆玉函》全交付于他。

单一册《金篆玉函》,那可是上古黄帝留于后世的秘籍,姜子牙在昆仑山得到它后,以其方术助周伐纣,才有了周朝八百年基业;

及至汉朝,张良于黄石公处得了它,旺汉四百年;

再到三国,诸葛亮用它辅佐刘备,运筹帷幄。

如今,旷世奇书传至刘伯温手中,又将在兵连祸结的乱世演绎一出怎样的传奇。

那便是:

群雄逐鹿起风云,运筹帷幄定乾坤。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

只是一个故事。

最重要是任何时候,仁,是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