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帅”与“少帅”的道德观:谁才是称职的奉系军阀执缰人?
热文

“老帅”与“少帅”的道德观:谁才是称职的奉系军阀执缰人?

2019年06月11日 22:38:46
来源:拾文客栈

撰文/拾文客栈,北洋史扒粪者,求真、慎识、体温凉。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二十七):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

在北洋史上,奉系军阀虽是“北洋团体”之旁系,并不是直、皖军阀那般一脉相承的嫡系,但是坐拥关外三省资源宝地,麾下装备精良的数十万奉军足以问鼎天下。不过自打北洋军阀“老头子”撒手缰绳,各路军阀纷纷进军中原,段祺瑞的皖系军阀、张作霖的奉系军阀、吴佩孚的直系军阀、阎锡山的晋军、冯玉祥的西北军等,为了庙堂之上的头把交椅,或出于某种利益考虑,经常大动干戈,以至于兵蕤肆虐,生灵涂炭。然而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甚至经常危及到军阀自己眷属的生活。民国十二年秋,“玉帅”吴佩孚扛纛中枢,南方诸公张罗着反吴,着手组建“粤、奉、皖”三角同盟。

null

其后,南方“说客”向张作霖介绍所谓的主义,张当即信口直言还应该再加上一个“民德”,称之为实行之基础。张作霖随口一说并没有作解释发挥,当然更没有笔杆子给他整理发表。所以这个“民德”主义,也就随风而逝了。在“大老粗”张作霖看来,军阀倒戈即为不道德,其实军阀们包括张本人,何尝有一个是道德模范亦或是正人君子?军阀的唯一道德,其实就是不道德,就是不择手段地保存、扩张自己的实力,从而在那片混沌乱世谋得生存。这也是“真小人”与“伪君子”的症结所在,“老帅”张作霖能够打下奉系军阀基业,更多的还是熟谂其中“扮猪吃虎”的精髓所在。

null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民国十五年,张与冯的关系闹僵,奉系军阀与西北军于是年四月大打出手。西北军因无法抵挡奉军的强大攻势,遂退出京畿坚守南口, 后冯通电下野,鹿钟麟出任总指挥。不过西北军接连在南口战败,退往绥远,转眼年关将至,寒冷异常。当初冯军匆忙退出京畿,考虑到战争的无常和行军的困难,其人马多将眷属遗留在京中。两年来,该军穷处绥远,交通不便,对留京眷属已无法赡养。平日稍有积蓄者,尚可勉强敷衍度日,绝大多数平素少有蓄藏者,则生活日益拮据,入不敷出难以维持。

null

此前,奉系军阀军阀“少帅”及其部下韩麟春,就曾在保定电请在京奉系军阀陈兴亚、王琦等,调查侨居京畿之敌方阎锡山、冯玉祥麾下人马的眷属,户口清册,以便予以接济。民国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得知此情的“张少帅”就颇动感触,特派秘书携巨款,亲赴冯、阎各部在京眷属的寓所,向敌方眷属表明来意,按其家庭状况,各赠二三百元不等,且转达自己的接济初衷及态度。在“少帅”的道德观念中,两方作战,虽有敌我之分,但眷属绝无牵连。上述之举,对“张少帅”来说也并非偶然。

null

早在一年前,奉军三、四方面军攻克郑州,进入河南。吴佩孚自郑州西逃,直军仓促退走,其眷属亦大多潜留在郑州,未能随军撤退。加之直军欠款积年,其眷属生活已极困难。现又无人赡养,生活更是陷入绝境,退去数日,眷属中就有三餐无计之家。“张少帅”听说后,于心不忍,也曾派员调查,按其人口,每家给予面粉五六袋,以维持生计。但是,在北洋乱世这片最原始的“角斗场”,大军阀也好,草头王也罢,归根结底都是在欲望与现实中挣扎的个体,在波澜诡谲的时代大潮中,不过是“先生卖我几斤仁义道德”。

参考资料:《菜根谭》、《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张作霖的民德主义》、《军阀混战接济交战对方眷属》

本文为大风号校园KOL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