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盛鸿:洪秀全金玺北京失窃案
热文

经盛鸿:洪秀全金玺北京失窃案

2019年06月11日 12:04:08
来源:经盛鸿史话

洪秀全金玺北京失窃案

经盛鸿

1865年(清同治四年)8月17日,一个重大案件震动了清王朝的京师——北京城的大小官吏:一年前从南京缴获、密藏在清皇宫内廷军机处的原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的金、玉两玺,在存放整整一年以后,突然竟在一夜之间,只剩下了玉玺,金玺却一下不见了,不翼而飞,被人窃走。

这一重大案件立即震动了北京城清政府的慈安、慈禧两宫太后与大小官吏。

因为此时正是太平天国首都天京沦陷后整一年,太平军余部与捻军数十万将士,仍在长江、黄河两岸,进行着英勇的斗争,全国军政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因而洪秀全金玺在清宫内被窃,不仅有明显的经济损失,更有着严重的政治因素——这是否预示着太平军余部与捻军将要东山再起呢?

因此在事件发生之后,慈安、慈禧太后勃然震怒,严责军机处领班大臣、恭亲王奕限期破案。北京城内外一时缇骑四出,到处追究盘查,大小官吏们如大祸临头,个个胆战心惊……

原来,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在1853年3月19日攻占南京后,以此为首都,改名天京,建立了中央政权。天王洪秀全镌刻了多种印玺,作为其最高权力的象征,以进行行政发令、调兵遣将之用。洪秀全的印玺中,最重要的有三方——金玺、玉玺与木玺。木玺较为简易。金玺与玉玺均十分珍贵,制作精美,洪秀全轻易不用,只有在太平天国重要的诏旨上才加盖这两方印玺中的一方。而金玺,更为贵重,由一百多两黄金铸成,八寸见方,印面中刻“太平天王大道君主全”九个宋体字,右边为“奉天诛妖”四字,左边为“斩邪留正”四字,上面有“金玺”两字分列左右两侧,四周则雕刻有各种精致的图案花纹,精致辉煌。此玺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而且也体现了太平天国的政治、宗教理想与最高权力,有重大的政治含意。

null

太平天国高层会议

在1864年7月19日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被曾国藩的湘军攻破后,上述三玺经历了不同的命运历程。

城破那天,天王洪秀全已于一个月前,1864年6月1日病故,李秀成等太平军将士保护幼天王洪天贵福,冒险突围。突围前,太平军首领将天王的木玺密藏于“刷书衙”(出版印刷机构)房屋的屋顶天花板上,后竟躲过清军的搜查,一直未被人发现;而金玺、玉玺则在战乱中,被清军缴获,层层上缴到湘军统帅、两江总督曾国藩那里。曾国藩将这两玺作为最重要的战利品,派专人送往北京,向慈安、慈禧两宫太后与同治帝报捷并邀功请赏。

清廷统治者在攻克天京、缴获洪秀全的金、玉两玺后,高兴异常,在庆贺一番后,下令将这两玺放置在皇宫紫禁城中最机密的权力中心——军机处。

军机处是清雍正皇帝于雍正七年(1729年)下令设立,是清朝中后期的中枢最高权力核心机构,设军机大臣、军机章京等,只对皇帝个人负责,辅佐皇帝处理国家一切政务,相当于皇帝的私人秘书处,总揽军、政大权,具有极大的权威性与机密性,已历时100多年。该机构地处紫禁城皇宫的中心,隆宗门内,紧邻皇帝住处养心殿,警卫最严,关防特紧,不要说一般官员,就是王公显贵、大学士或部院大臣、尚书侍郎,只要不在军机处任职,想在这宅前站一下,也是不允许的。

null

军机处  

null

军机处值房

  可是,在金、玉两玺放在军机处整整一年以后,1865年(清同治四年)8月17日,突然竟在一夜之间,金玺不翼而飞,只剩下了玉玺。这怎能不引起清廷上下的震动与恐慌呢?

恭亲王奕在接受两宫太后的旨意后,不敢怠慢,连日亲自办案。他首先派员严厉审问在军机处服役的杂工与厨役等人,威胁恫吓,严刑拷打,却没有一个人肯招认,因为谁都知道,此案有杀头之罪。他又派人对有关官员明察暗访,也没有发现一点线索。眼看着两个多月过去了,奕焦急异常。他忽然想到:偷金玺的人必然要销赃,何不到街市上、特别是到金银首饰铺去查查呢?

奕立即派出大批人马,到北京城各首饰铺以及古玩店查访。果然,不久就在东四牌楼的一家首饰铺中查出,这首饰铺曾熔化过一方金印。奕立即派人将该店老板、伙计全部拘传到案,严加审问,很快真相大白。

金玺失窃案原来是在军机处工作的刑部郎中兼军机章京(相当于军机处秘书)、满人萨隆阿所为。

萨隆阿可非常人,是当时一个显赫的“官二代”!其父穆彰阿,少年成名,入仕后三次主持乡试,五次主持会试,门人弟子遍天下,其中有多人是晚清史上的名人,最著名的是曾国藩,其他如骆秉章、叶名琛、何桂清、魏源等。穆彰阿在道光朝当了军机大臣,后来成为首席军机大臣,把持朝政前后达20年之久,有许多知名之士受过他的引荐,在朝中朝外,门生故吏众多,号称“穆党”。1840年(道光二十年)林则徐力主禁鸦片,穆彰阿横加阻挠。1850年(道光三十年)道光帝驾崩,咸丰帝继位。咸丰帝却一直对穆彰阿十分厌恶,其即位不久,即指责穆彰阿“保位贪荣,妨贤病国”,将他革去职务,永不叙用。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穆彰阿虽下台,其势力与影响仍在。萨隆阿托其父余荫,得以进入清廷最机密的军机处当官,案发时是刑部郎中,兼任军机处章京。

奕訢派人将萨隆阿捉拿到案,经过当堂对证,这位道貌岸然的官员不得不招认:他在军机处任职时,因浪吃浪喝,入不敷出,经济困窘,债台高筑,为摆脱困境,看到存放在军机处已近一年的洪秀全金玺平时无人过问,便见财起意,乘人不备,夹带在身,偷出宫外,送到一家熟识的首饰铺,熔为10根金条,每根约重11两。他以两根金条到钱铺换成银钱,还了债,多余的银钱则很快被他吃喝挥霍掉了;还有8根金条,他将其密藏于家中炉坑里。奕訢派人到萨隆阿家中,将8根金条追回,上奏两宫太后与同治帝。清廷将萨隆阿革去官职,判为死刑。

null

清廷杀人刑场

  一桩宫廷特大盗窃案虽然破获了,盗窃犯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无比珍贵的太平天国革命文物、天王洪秀全的金玺,却永远从人间消失了。

幸好,洪秀全的玉玺,虽历经战火与劫难,却完好地保存下来,现珍藏于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供人瞻仰。当然,对这枚玉玺,学界一直存有真伪的争议。

至于洪秀全的那方“旨准”木玺,在太平天国失败后100多年,一直下落不明。直到1982年11月18日,新华社播发了一条简明电讯,人们才得知了一个震奋人心的消息。详情下次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