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别人尬聊历史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热文

当别人尬聊历史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2019年06月10日 22:17:28
来源:明清史研究

原创-NO.1184

作者:王盼盼

 审核:喵大大     编排:sugar man

有些学科很适合尬聊,比如说历史。

没见过几个树荫下乘凉的大爷会聊“永动机”、“水变氢”、“反物质”和热力学第二定律,因为抛出这个话题,对方可能哑口无言没法接话,岔开话题更尴尬。

还是历史好啊,唐宗宋祖秦皇汉武,在中国听过成语故事的人都能扯点历史。

历史这么冷僻的专业,一旦出了校门,简直豁然开朗:原来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么多呢!相信每个文史专业的小伙伴,都收到过这样热切的回应:“你是学历史/中文的呀!我也很喜欢历史/文学呢!”

一般大家听说你是历史专业的,就会向你打听一些历史问题,这时你就不好不说了。这些人可能是你新结识的朋友,可能是家庭聚餐中的长辈,可能是平时聊天的同事,还有可能是你相亲的对象。

比如相亲饭局大家坐下来,也总不好以查户口开始,他大概会说一句:“听说你在故宫工作,故宫闹鬼是真的吗?”

每逢此时,尴尬病就犯了有没有?那怎么机智地化解这些问题呢,以下即奉上“锦囊妙计”若干条:

1.温柔转移话题

体贴如你,一定知道,你在接到这些尴尬问题的时候,提问者也很尴尬。我每天回家,我妈就不会问我“康乾盛世是不是真的存在”“马戛尔尼访华会不会改变清代历史进程”这样的问题。

她就会跟我聊“你吃好了吗”“穿秋裤了吗”“你们办公室那个小姑娘,找到对象了吗”。

▲只好一脸冷漠

很多时候,我们接收到这样的专业问题,就是因为大家不熟,大家都是想破破冰,显得有话聊。

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之间给人家一棒子抡回去,就太不厚道了,毕竟人家在跟你聊天的时候,不问你年龄多大工资多少,而是问一些你专业上的事情,这是照顾你的面子。

这时候,我通常选择温柔地转移话题,接上话,又要把话头递回去。因为对方的问题并不是让你发表长篇演讲的,只是想让你说几句,然后给彼此的交流暖个场。

比如:“你说雍正是不是改了他爸的遗书篡位的啊?”

如果我想要跟提问人继续聊下去,我会说:“这个是后来的传说啦,清宫戏里才会这么演。说起来,我也是看《雍正王朝》长大的呢(此处谨慎暴露年龄),你喜欢看历史剧吗?”

▲“总有刁民要质疑朕?”

然后,话题就可以继续下去了。

2.学术解答问题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大家不是想破冰,只是在一个场合下有人很认真地问了问题,并且希望你有所解答。比如你家里聚会的时候,你爸就想显摆一下你读书多,如果家里长辈要问个关于你专业的事儿,他就特别希望你能回答一下。

这些提问者不是专业人士,可能仅仅是历史爱好者,或者就连爱好者都不是,这怎么办呢?我们学历史的就总是有这样的优势,人家会附和你说,“我也喜欢历史耶”。但是你看学什么机械、化学、统计学的同学们,人家只会附和他说:“你挣得肯定不少吧。”

历史和文学是门槛很低的专业,看几本书,大家就都入门了,这是一件好事儿,四海之内皆兄弟。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会在各种场合遭遇各种尬问。这时候你恨不得自己是个学心胸外科的,你说出自己的专业,人家就总不好问你“心肌梗死的救治方案都有哪几种”。

说回来,当这些不专业的人,问了你不专业的问题,你又要很有礼貌地回答,那怎么办呢?

这就像武术过招一样,对方打过来的时候虽然很随意,但是你挡的时候,把戏做足了,反而能显得对方的水平不低。

比如:“你说雍正是不是改了他爸的遗书篡位的啊?”

“您问的这个雍正继位合法性的问题,其实是清史学界多年来一直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比如最早雍正年间的就有这个说法了,雍正为了反驳这些,还特意写了《大义觉迷录》。现在也有学者考证了,当时清代的皇帝确实也写干勾于,并且满文诏书,写的不是口语,所以可能当时皇帝的诏书里就没有满文的。

但是我自己想啊,康熙皇帝是不是根本就没留下书面的东西呢,因为清代本来也没有写遗诏的传统……balabala”

▲《大义觉迷录》节选

这个解决的关键在于,要把对方的问题归纳提高,并且千万不要表现出“这个问题太业余了”这种态度。但是在解答中,不要用太多的专业名词,即使是用了专业名词,也要在前后不着痕迹地自己给解释了。

不要抓着人家问:“知道《大义觉迷录》是什么吗?”

你看,你又不是考名词解释,何必呢。

3.掉书袋式怼回

以上两则,是比较有礼貌的回答方式。当然,你有权选择怼回所有问题,我一般采取礼貌式的回怼,而且我知道对方听了之后,心里会不太舒服,那就是掉书袋。

当他问你一个问题,你明明知道人家不是这个专业的,你就开始作review,这个review里,还只有书名和作者,不介绍内容,这样说一段之后,潜台词大概就是:“你读书太少了,不要姓赵了……”

▲莫急,待朕抚个琴

此时你放心吧,对方心里对你的恶意,也是满满满满的……

比如一个长得不帅,吃完饭还要你结账,你下次再也不想和他一起玩耍的相亲对象问你:“你说雍正是不是改了他爸的遗书篡位的啊?”

此时你要这样说:“这个问题最早就见于《大义觉迷录》,孟森先生也多次讨论了这个问题。

金承艺对其有较大的发挥,金恒源在《雍正称帝与其对手》中对文字进行了考订,杨珍老师则提出了另一种篡立的可能性。

冯尔康先生在《雍正传》里提出了合理性解释,杨启樵对上面的争论进行了总结并且出了《雍正篡位说驳难》。

最近董建中老师也写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登载在戴逸先生九十寿诞论文集里。”

▲沉迷于佛经和cosplay的皇帝无暇他顾

临了还必须问一句,“这些书你看过吗?”

当然,这种回怼的基础是建立在他真的不是同专业的基础上,如果我对我师弟做了以上的总结陈词,他会说“我倒是看了其中一些”,然后把加长三倍的review扔还给我。

4.直接怼回

直接回怼,可太伤人了,我一般不会用的,掉书袋是我的终极小宇宙了,但是如果真的真的不想答,也可以一句话解决掉。

比如杨绛先生那句广为流传的“读书太少,想得太多”,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药,一针扎回去,对方的血槽基本就空了。

还有类似于“历史上为什么没有什么?是一种伪问题”。“这个问题是学界三十年前就有定论的。”“这个问题根本不符合逻辑。”

北京人管这种话叫“噎人”,就跟直接给你一个大馒头塞下去一样,不喝水还好,约喝水约胀。这种一击致命的方式我会的不多,希望大家集思广益,看看谁能更好的一招制敌。

当然当然,我要再次重申,这是面对“尬聊”时的对策。


如果你导师问你问题,你的答辩委员会问你问题,你就千万不要作死,踏踏实实地跟组织坦白就可以了。


哈哈,这张图知道出自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