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说史·谁杀死了龙妈?权游烂尾结局的历史原型
热文

兰台说史·谁杀死了龙妈?权游烂尾结局的历史原型

2019年05月26日 18:51:17
来源:凤凰网历史

想必“权游烂尾”的消息让苦等八年的粉丝们都义愤填膺吧?

龙妈的黑化和“渣男”囧是权游被认为“烂尾”的根本原因之一。毕竟一个好好的“解放者”怎么就堕落到“屠城者”了?相信有很多读者在看第5集乃至第4集时就预感到龙妈的结局而选择弃剧。不过,单单就龙妈黑化这一点来看,无论是剧集还是马丁原著所取材的真实历史都有迹可循。

现在我们重新捋一遍龙妈的崛起路线,看看这个坦格利安的小女孩是怎么转变思维的吧。

笔者作为一个“狼粉”,史塔克家的人都有一个好结局也一个安慰

厄索斯时期的丹妮莉丝

龙妈的第一次转变在第一季结尾处,她亲手杀死丈夫卓戈卡奥并烧死背叛她的女巫。这一刻那个被哥哥卖掉的小女孩再难见到,果决的龙妈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可这个阶段的丹妮莉丝还保留着最初的善良。当她得知无垢者的训练方法后,立刻改变了购买奴隶打仗的想法,转而采用计谋阴死了阿斯塔波的奴隶主。

笔者至今认为,骗走无垢者是龙母个人谋略的最高峰

可龙妈并没有留下统治阿斯塔波,攻打渊凯时的她更为宽容,只收编了次子团便去了弥林。(原著中是设置了议会防止反扑,可没有足够武力支持的政权很快就被推翻)无论是剧集还是原著,丹妮莉丝都是到了弥林才开始真正地统治。这个阶段的丹妮莉丝有着很质朴的思想——解放一切奴隶和受苦受难的人民。复杂的社会机构很快就给丹妮莉丝上了一课——奴隶主没了,谁来维持秩序?

按照西方的经济学定义,一个国家/城邦如果奴隶人口超过总人口的20%,便可以定义为奴隶经济。按照奴隶湾的三座城邦的奴隶人口要远超过自由人口,是各自城邦的绝对经济支柱。作为社会的底层,他们在皮鞭和刀剑的威胁下工作,供养着各自城邦的经济。无论左翼的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如何口笔诛伐奴隶主们,他们都是各自城邦的“指挥者”,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当奴隶们得到解放,原本的奴隶主们失去了财产开始“非暴力不合作”时,城市的经济瞬间陷入瘫痪状态。

原著中的奴隶湾位置

类似的例子在历史上非常多,最有名的便是美国南北战争了。被废奴主义者推上总统宝座的亚伯拉罕林肯虽然全力维持着两派的矛盾,但终究难以抵挡社会的割裂。最终南北战争爆发,自相残杀的美军战死75万人,死亡人数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战后南方的奴隶制度被勒令废除,黑人在法理上享有和白人一样的政治权利,可以参军和参选议员。

很多抱着传统史观的人认为这是革命者的胜利,这是联邦美国的荣耀,更是世界人权的进步。可很多档案的发掘却结结实实地抽了他们的脸。很多奴隶除了种地没有任何其他的技能,年纪到一定岁数的黑人自身已经很难适应外部的环境。他们宁可在主人家中听着牧师的教诲,每天吃着主人提供的牛奶和炸鸡。虽然,那时候的黑奴要在皮鞭下干活,每日暴晒在烈阳下却被主人收走所有剩余价值。可作为回报,奴隶主需要在奴隶生病时请医生照顾他们的起居,决不能抛弃生病和年老的黑奴。

对很多黑人来说暴力解放反而让他们的生活变差

当奴隶们被宣布恢复自由身,奴隶主也就不再为其提供保障了。很多黑人因为年龄和学历的限制很难在自由人市场上找到好工作,一些去北方进资本家的店铺后发现,他们的生活水准还不如以前。因为资本家和工人的义务只存在于双方的合同期间,老板只会在你努力的时候给你提供食宿和工资。什么?养老?不好意思,您早来了一个世纪。(20世纪80年代以前,联邦不负责养老)年纪大,不够工龄的黑人员工只能靠教会牧师接济才能勉强度日。年纪小的黑人如果没有接受足够的教育也很难找到好工作,生活远不如在主人农场时有保障。

南北战争的主导者都是白人,但战败方的怒火还是倾泻到黑人身上

这个时候黑人方案应运而生,南方各州县立法用契约的手段明确了以前提供食宿和医疗的义务,换取黑人在农场里干活。一切都回到南北战争前的状态,只不过这一回多了仇恨黑人的3K党,让原本的种族关系更紧张了。丹妮莉丝在弥林做司法审判时,遇到的一个要求回到主人家的老奴隶便是这类人的缩影。

除此之外,奴隶主们私下资助抵抗丹妮莉丝的“鹰身女妖之子”和南方的奴隶主派人资助抵抗联邦军的地方武装也是相同的原理。林肯的内阁遭到攻击,林肯本人在看戏时被人用枪爆头。无论是北军还是丹妮的无垢者都只能做到暂时的戒严和军事管制,无法重新组织生产。作为外来者的他们没有本地人的支持,被解放的奴隶受制于教育和眼界又不具备组织生产的能力和维持秩序的理智。(这从奴隶私自动手杀死即将被审判的鹰身女妖之子就能看出)丹妮莉丝的选择是和旧势力妥协,她将嫁给一位开明善主的儿子,弥林也能恢复传统的竞技场格斗。

虽然这结果不是一般的糟糕

可在这个阶段的丹妮莉丝依旧希望能尽一切努力让自己的人民过上好日子,也愿意付出一定代价换取精英阶层的支持。她的目的是明确的;她的思想是高尚的;她的行为是有迹可循的。这让她的统治每每能在最危急的时刻迎来救兵,从阻止龙母男巫刺杀的巴利斯坦,到数次救她的大熊,从海峡对岸赶来的瓦里斯和小恶魔,到誓死追随她的弥桑黛和灰虫子。他们并非完全是效忠于她的血统和魅力,也是效忠于她的目标和价值观。

来到维斯特洛的龙之母

丹妮莉丝依托编剧给的外挂统一奴隶湾后,借助善主们“送”的舰队把多斯拉克人和无垢者送到维斯特洛,这一刻开始情况就发生改变。虽然龙妈有着纯种的坦格利安血统,但她出生在龙石岛而非维斯特洛大陆。她的军队构成不是原本的奴隶就是野蛮的多斯拉克人。废奴已久的维斯特洛人对“奴隶解放者”这个名号只有模糊的“概念”,而不像海峡对岸那样有着明确的“实感”。

塔利家族可以说是最没有野心的家族之一,却拼死抵抗龙之母。因为他们是“维斯特洛人”

我们可以想到龙妈的心情是非常沮丧的,无往不利的“解放奴隶”在维斯特洛根本没有半毛钱用处。人们只是出于对瑟曦的憎恨(提利尔、马泰尔)或者有所图(第七季的囧)才来找她,并非是出于爱戴或者追随她的理念。影视剧没有很好地体现这一点,以至于人们感觉丹妮的转变十分突兀。(这个锅必须编剧的)

这个阶段的龙妈是茫然的,她来到一片根本不需要她解放的大陆。在小恶魔和瓦里斯等人的提点下,她找到了“打碎旧齿轮”这个新的目标。至于旧的齿轮是什么?需要打碎的是什么东西?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它完全不像“解放奴隶”,既是一种口号也是一场行动,它没有明确的指代目标,所有人都有各自的理解。

猛一听这句话还以为是要废除君主制,可她自己就是女王

历史上不乏这样的情况,一些政治家十分憎恨旧制度,迫切地希望打碎旧有的一切。他们无比热爱自己幻想中能满足大部分人的世界,坚定地认为自己能给普罗大众带去幸福。历史上的罗伯斯皮尔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作为激进的雅各宾派,他做梦就幻想打碎旧秩序,建立一个“自由平等博爱”的新法兰西。为此他不但视保守派为死敌,蔑视旧秩序的代表——法王路易十六,还视不够激进的其他雅各宾领袖为障碍和威胁。为此他不但将路易十六夫妇处死,还在证据不充分的前提下处死了温和派的德穆兰和丹东。

反对派往往关注激进派对保守者和中立者的屠杀,却忽略了他们对自己人也十分狠辣

大清洗过后的雅各宾派力量大损,被恐怖统治吓得团结在一起的原改革派和中立派联合本已失势的保守派一起发动政变,推翻了罗伯斯皮尔的统治。他的政策却前后矛盾,既赞同个人权利,又不断地侵犯私人财产;既讨厌富人和资本家,又强调自由贸易的好处。有人认为他想要什么可能自己也说不好,所以给人留下的就是一个乱杀人的疯子形象。因此他理想中的世界不可能也不会实现,只留下无数的骂名和争议,也为后来人做了警钟。

自由平等博爱的新政府处决的人民远比王政时期多

而龙之母在最后关头所说的话,已经很明确地表达出这种思想。

最后琼恩出手刺杀她的理由,并不完全是屠城和杀战俘,而是丹妮自己说出的思维:1.她认为对的才是对的,她的反对者都是错的,因为她认为他们是错的。反正力量足够,反对派只能乖乖闭嘴。2.战争并没有停止,一座君临城并不能满足她的胃口。可她究竟想要什么?答案是没有答案。一路过去只有无尽的杀戮和毁灭,没有半点重建和新秩序。最关键的是丹妮能割舍自己的私人情感,声称哪怕处死过去的挚友会“心碎”也依旧会一往无前,她已经彻底进入一个牛角尖不能自拔了。

根据二丫和小恶魔的提示,琼恩知道自己就是下一个,毕竟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威胁到龙母的权力。如果没有了“权力”龙母就该如何实现她的“梦想”?虽然这个梦想是什么可能她自己也说不清。如果编剧能把这个矛盾点说清楚了,或许就能不挨那么多的骂了吧?

可惜权游还是完结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最后怀念一下第一季那个美貌、善良,爱真正的现实的人,没有所谓虚无“大爱”之类的不切实际梦想的丹妮

结语

丹妮莉丝和历史上的那些典型告诉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脚踏实地有切实的目标。同时切记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不要忘记爱真正的人,爱身边的人,不要为了大而宽泛的所谓理想去牺牲掉那些所谓“必要的牺牲”。不然只能像历史上的罗伯斯皮尔和丹妮一样众叛亲离。